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分离设备压滤设备

谜隐妖第一百八十六章暴力狂与羊皮狼

2020-09-26 0人读过

隐妖 第一百八十六章 暴力狂与羊皮狼

“所以,你们就砸了他的店?”蓝馨慧板着脸,目光却极为无奈地看着薛鸿铭:“你也太暴力了吧?”

“暴力能解决的问题,”薛鸿铭抿一口咖啡,姿态温文尔雅,理所当然地道:“干嘛还要费脑子?”

蓝馨慧为他大言不惭感到震惊,瞪了这个暴力狂一眼,呛道:“拉倒吧你,要不是我替你摆平,人家早就找你麻烦了,这个人,黑白两道都有些关系。”

“嗯?”薛鸿铭眼睛微眯,慢悠悠地说道:“你让他来试试?呵呵……”

蓝馨慧无语,却也知道那个可怜的老板碰上了薛鸿铭这个煞星,的确是倒了血霉。以薛鸿铭的性格,如果聂明波赶来报复,只会死得更惨。

从小就混在佣兵团的人,看人命的确还不如一包烟来得值钱。

一旁的方君君倒是感到内疚,觉得事情都是因她而起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那……馨慧姐,你是怎么摆平聂明波的?”

“还能怎么样?”蓝馨慧说道:“当然是赔偿他损失了,砸了人家店,又揍了人家,赔偿是理所应当的吧?”

薛鸿铭皱起眉头,说道:“就这么着?”

“废话,当然没完。”蓝馨慧冷冷一笑:“从此之后,会有人找他聊聊天,每天都会有麻烦事,直到他关门为止。当然,全是依法办事,老娘的钱是这么好拿的?”

薛鸿铭顿时失笑,看着蓝馨慧,说:“呵,比起暴力狂,你难道不是披着羊皮的狼?恐怕我更宁愿得罪暴力狂。”

蓝馨慧听着这话,倒觉得是赞美她一般,娇艳红唇勾起,忽然又想起什么,便问:“对了,君君,你很缺钱吗?好好的为什么去打工?”

薛鸿铭心中一沉,暗叫不妙,却还是拦不住方君君的心直口快:“因为要凑够钱和鸿铭一起去欧洲啊!”

该死……

果然蓝馨慧一怔,面色不善地看了过来,目光炯炯:“你们……要去欧洲干什么?”

方君君,为什么我会认识你这么猪的队友?!

薛鸿铭一边心头暗骂,一边面上不动声色,笑得真挚诚恳:“咳咳,怎么,我们想去渡蜜月,不行?”

“渡蜜月……”蓝馨慧恍然地哦了一声,脸上笑容却越来越冷,猛地一拍桌子,整个人欺了上来,面对面贴着薛鸿铭,慢吞吞地道:“你最好……说、实、话!”

薛鸿铭面不改色,依然真诚:“吃醋了?那下次轮到到你去好了。”

“君君!”蓝馨慧不再打算在薛鸿铭这头不怕开水烫的死猪身上浪费时间,转而在纯真善良的方君君身上找突破口:“你来说!君君,你可……从其一是中科院发布的报告显示来都没有骗过姐姐吧?”

方君君俏脸窘迫极了,望望薛鸿铭,又看看蓝馨慧,显得很是为难。

半响,她呐呐地说:“鸿铭听说……苏媚在欧洲。”

说完小脑袋已低得快埋进胸部,而薛鸿铭手捂额头,仰天长叹。

蓝馨慧眼睛亮得像闻到了肉的饿鬼。

既然已经被蓝馨慧知晓,那蓝馨慧一同去欧洲的要求便顺理成章了,且蓝大美人财大气粗,放言承包三人行动一切费用,出人意料地是,方君君竟异常执着地要求自己的费用由自己出。

薛鸿铭看在眼里,暗叹一声

,心中不知是何滋味,只好默不作声。

半个月后,名剑协会的批复下来了,大许是料到以薛鸿铭乖张的行事,就算不准他去欧洲也是拦不住,所以不仅同意,还特别发给了他一张“通行证”,以免西方教廷误会东方名剑师擅闯西方地盘。

当飞机在云霄中穿行,薛鸿铭看着窗外云卷云舒,猛然发觉自己竟然如此平静。

他仍然是一定要找到苏媚,一定要杀死她。

但这念头,从什么开始,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,而不像是热切的欲望,反而好像是为了报仇而报仇。

岁月如此悠长,有多少当时渴求,在越过千难万险后,初衷已经变得模糊?

薛鸿铭习惯性地打断了这个念头的延伸,闭眼安然睡去。

……

意大利,米兰。

米兰的风情是诱人的,中世纪欧式建筑透着古老韵味,百看不厌。常见高大英剧的男子在斜阳下落下修长影子,而南欧女郎的奔放热情,连不笑之时都感到有热力扑面而来。

薛鸿铭等人是在傍晚时分下了几场,面对这异国风情,薛鸿铭反而觉得熟悉,而第一次出国的方君君则满面惊喜,好奇望着这异国他乡。

因为有了名剑协会的批文,三人这一次出行属于公务,按理应该先拜访当地教廷势力。但坐了一整个下午飞机的三人,都绝有些疲惫,于是决定先随处找一家旅馆,休整一晚后,再去拜会教廷。

蓝馨慧早就做了安排,旅馆在一条小街中,古老又雄伟的哥特式建筑,因为是在小街,夜晚格外寂静,十分适合休息。

哗啦啦……啪。

薛鸿铭关了热水器,从水气氤氲的浴室走出,拿着电风吹吹着发。洗手台设置的颇为用心,一大块镜子映着薛鸿铭壮硕有力的躯体,肌肉结实,虽并不夸张,但让人觉得蕴含着可怕的爆发力。而他一身伤疤,随着昆吾强化身体的名剑能力越来越强,早已痊愈。

薛鸿铭甚至无法挽留这些伤痕的消失。

经过一天的旅行,他并不觉得疲惫,然而相比多年前,已不太爱热闹,可以任由寂寞驰骋而无动于衷。因此他并不打算去这异国的夜场感受洋妞的热辣,而是选择安静地看着电视。

电视上形形色色的人,演技太浮夸,且英文说得薛鸿铭一知半解。

然而他竟不知何时已养成了耐心,看得津津有味。

陡然,窗外想起一片异响,如同秋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。

薛鸿铭鼻尖微动,猛然扭头看去窗外!

刚来得及看见数只蝙蝠从窗外掠过。

薛鸿铭起身,面容沉沉,快步走向窗口,路过书桌前,瞥见桌上茶味泛起一圈圈的涟漪,但茶杯却不颤动。薛鸿铭眸子微凝,脚步却不停留,走到窗前,探出头去,望见浩大一群蝙蝠在惨淡月光下扑腾飞过小街,如同笼了一层无就很容易导致售电侧竞争不充分形雾气。

鼻子中熟悉的味道刺激着他的神经,薛鸿铭若有所觉,低头细细看着窗台,猛然目光凝缩!

虽然细小,但艳红得叫人心惊,并且薛鸿铭时常见到这种液体的。

血,人类的鲜血!

薛鸿铭猛地回身,一手抓起桌上背包,连衣服都来不及换,只穿着睡衣便飞奔了出去!

就在他开门的一刹那,敏锐的听觉让他听见一声悚然的惊叫,尔后便见浅橙光芒如晨阳升起一般,遍布了整条走廊。

镜像结界?

君君?!

薛鸿铭心中一沉,足部陡然发力,拖拽出道道虚影直奔向方君君的房间,最后一步,一脚猛地抬起,将钢制的房门踹得如玻璃破碎!

“君君!”他急叫一声,然后一眼就看到方君君站在床上,双手结印,面上惊魂未定地瑟瑟发抖。

见方君君并没有事,薛鸿铭长吁了一口气,柔声问她:“怎么了?”

“蝙蝠……”方君君镇定下来,急促地说道:“不,应该是吸血鬼!”

薛鸿铭眼中掠过一道杀机,沉声说道:“追!”

他根本顾不上理会方君君的回答,一跃身,双脚已经踏在窗台边缘,抬眼望见那团蝙蝠沙沙地扑腾翅膀急速地向远方飞去,当下目光一沉,直接楼中跃下,落地时发出巨大声响,然后化成一道黑影,向着蝙蝠紧追不舍。

方君君身躯强度不如他,眼见他已经奔跑出去,不由手忙脚乱的穿上外套,急急忙忙地奔出房间,却迎面与赶来的蓝馨慧撞在了一起。

蓝馨慧同样凝声问她:“怎么了?”

“有一只吸血鬼刚才袭击了我!”

蓝馨慧杏目一亮,回答竟同薛鸿铭一模一样:“追!”

漫漫长夜,月华冰薄,一场猎人与猎物的追杀与逃亡正在上演!


宝宝不消化怎么办
昭通白癜风在哪里治疗
张掖治疗白斑病费用